综合

王国血脉 第16章 运气真差(上)

2020-01-14 11:35: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国血脉 第16章 运气真差(上)

埃达,挥舞你的刀。E┡ㄟ.

像个圣精灵那样战斗。

我们是最强的种族,连巨龙也能战胜。

埃达倏然睁眼,脸色一寒。

无数的招式动作,在一个呼吸间进入她的脑海。

从极静到极动,她学着记忆中一个风度翩翩的骑士身影,瞬间欺入卡斯兰身前三步的范围内。

风声呼啸,弯刀也如狂风般刮出。

这一秒,她靠着对方戮魂枪太长无法回收的优势,斩出雷霆般的一刀!

面无表情、心中只有杀意的卡斯兰,下意识地就要跟之前一样展开对攻。

但他却从颈部感到一股寒意。

危险。

意识模糊的他,本能地作出了应对。

只见酒馆老板的左手一抽,戮魂枪迅滑回!

一个瞬间,他的右手已经握住枪头后一尺的地方,硬生生将长枪变成了短枪。

卡斯兰在顷刻之间完成了防守,黑漆漆的枪刃迎向弯刀。

埃达心中一凛。

她在刚刚的雷霆突击留下了一分力,能够随时二度爆。

如果对方仍然像之前一样,用对攻来化解攻势的话……

她就能拼在被戮魂枪刺中之前,斩下卡斯兰的头颅。

可惜啊。

算了。

精灵从浩如烟海的记忆里找出一个鬼魅的身影,找出那道独特的攻势。

埃达眼前一亮,她的刀在半途中变向。

“唰唰!唰!”刀锋在空气中划出三响!

刀锋连续三折,带出三次佯攻。

卡斯兰从小腹、左臂、胸膛上先后感到了三股寒意。

但出乎埃达预料的是,面对眼花缭乱的攻势,卡斯兰却纹丝不动地立足原地,双目赤红,长枪枪头停在原处。

每一刀都能在瞬间化为杀招,但他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还是因为他抛弃了意识,纯粹用本能来战斗的缘故?

埃达轻轻咬牙,最后一记佯攻顷刻化为杀招。

刀锋最终奇异地滑向卡斯兰的右肩,眼见就要从上至下,砍落对方的右臂!

而在这一刻,卡斯兰又出奇地突然动弹起来。

他的脚步和双手迅移转,枪头的位置变换到刀锋之前。

枪刃再次迎向弯刀!

埃达狠狠地皱起眉头,弯刀回收。

对戮魂枪的忌惮,让她不得不避开枪刃。

埃达在心中叹出一口气。

这一轮攻势已经被他彻底破解了,只能另找机会。

这个老头,居然敏锐而精准地把握住了她的攻势所在。

最早的突袭没有奏效,隐藏杀招的三次佯攻也没有奏效。

反而被他硬生生地靠着身位和枪刃,化解了她的进攻。

第四次。

这是她的杀招第四次被破解。

她在漫长生命里见过无数的战斗,见过无数的极境战士,尽管极境级别的战斗大多数在顷刻间便结束,但在埃达的记忆里,仍然有数位极境高手留下了让她印象深刻的剪影:

长姐战斗时的可怕气场和压迫力,简直能把对手逼疯;笑容永恒的萨拉,是一位动作精细得能用大斧雕花的神奇存在;沉默寡言的米迪尔,则以他连绵不绝不计牺牲的可怕杀招著称。

老疤背喜欢用若有若无的潜伏跟踪折磨敌人的精神;花心浪荡的凯拉,最擅长在生死一线的刹那机变,彻底扭转胜负。

迂腐的斯托克贵在始终稳重的节奏和屹立不倒的铁壁防守;不怀好意的洛桑骑士长于那不动则已,一动则如雷霆降世的爆式突击;吸血鬼帕瑞莱则习惯虚实难分、飘忽难辨、隐藏杀着的无限佯攻。

雨中之心的双剑,能在电光火石间展开越声音的极攻势;懒鬼萨克埃尔则是一位全能的天才骑士,擅长在试探与观察中抓住敌人的每一个破绽。

可眼前这位“撼地”卡斯兰,却每次都在最后一刻破解掉她的攻势,每一次都像绝地逃生般的奇迹。

她那些完美模仿自以上传奇高手的进攻,无论是洛桑的雷霆突袭,还是帕瑞莱的无限佯攻,在这个老头面前似乎都被瞬间看破。

而这还是在他封闭了自己的意识,纯粹用战场本能的情况下。

不败的战场传奇——屡攻不效的埃达沉下一口气:当年,萨克埃尔是怎么面对这个怪物的?

但战斗还没有结束。

正准备借着兵刃的灵活优势继续抢攻的埃达,惊讶地现敌人的反击来得比想象更早!

“锵!”枪头急转。

卡斯兰双目血红,戮魂枪在他的手中再次送出,又诡异地弯折旋转,绕开埃达先前的格挡,直刺对方的胸口。

埃达的脑海里,浮现出斯托克那滴水不漏的铁壁防守。

下一秒,面对致命的突刺,长于灵巧的埃达不闪不避,反而出人意表地一刀迎上!

精灵弯刀砍中戮魂枪的狰狞枪头。

“铛!”

刺耳的金属锐响传来。

开战后的第一次,埃达的精巧弯刀与卡斯兰的长枪狠狠撞在一起,对冲的力度之大,毫无花巧。

卡斯兰近乎本能般地力横扫!

埃达浑身微微一颤,无边的力道从枪身上汹涌而来。

那个瞬间,她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震颤,手臂关节甚至出呻吟,随之而来的还有麻木和剧痛。

精灵心中一惊。

这种劲力……

他真的有六十多岁了吗?

她脚下一晃,眼见就要被扫倒。

极境级别的战斗,胜负往往顷刻即决,而在这种战斗中倒地,就意味着死亡。

埃达双眼一黯。

到此为止了啊。

小时候,长姐的教导重新出现在眼前。

是啊,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又回来了。

那些在觉醒“识念”异能之前,用汗水和辛苦累积出来的战斗技艺。

那些曾经美好,无忧无虑的日子。

她学过如何对抗表里不一、老奸巨猾的武装矮人,学过如何收拾那些虚伪至极、品行不端的荒漠兽人,学过怎么应付来自深暮王国,同样灵巧却狠毒狭隘的精灵远亲,学过怎么应对盛宴领那些自命不凡、实则粗野不堪的吸血鬼,学过如何对阵拥有终结之力的,愚蠢不堪而驽钝可笑的人类——以上形容词,均来自她又敬又怕又爱又崇拜的长姐。

而眼前的敌人……

毫无破绽的战士——我真的见到了啊。

就在此时,她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怯生生的男孩形象。

是他啊。

那个小子。

埃达露出苦笑,她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样,看着他一年年成长为潇洒的翩翩少年,看着他变成爽朗英俊的青年,看着他被洗炼为最可怕的战士,看着他在一切唾手可及的时刻,飘然离去。

还有他那独特的战斗身姿。

等等。

他的战斗!

不过零点零几秒,埃达目光便重新聚焦起来。

下一秒,就要倒地的刹那,只见埃达的手腕突兀一转。

埃达的刀巧妙地黏住戮魂枪的枪杆,她没有力抵抗,反而双腿离地,任由那股力道推动自己,在半空中重新平衡住身姿。

她顺着枪身横向飘起。

下一秒,她的双腿交替点地,但每一次都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起,身影却在朝着卡斯兰不断突进!

沉浸在战斗本能中的卡斯兰,面无表情地一抖长枪,想要将埃达抖开。

但精灵就像甩不脱的蜘蛛一样,牢牢黏在枪身上,高逼近卡斯兰。

卡斯兰再度从本能中感受到了危险。

“嘶——”

埃达目光坚定,她的刀锋摩擦在枪杆上,随着她的突进,斩向卡斯兰执枪的手。

她压在枪身上的刀则牢牢控制住戮魂枪的方向,不让敌人有任何机会格挡或反击的机会。

一切生在电光火石间。

在刀锋即将沾上双手的那一刻,卡斯兰没有丝毫犹豫地放开了戮魂枪!

卡斯兰的左腿瞬间一退,腰部一转,左肩后拉,右肩拱出,右手早已捏拳在手。

埃达的弯刀砍到了他的胸前。

但卡斯兰却比埃达更快。

他的右拳如落雷般轰出!

“咚!”

震人心魄的闷响。

卡斯兰的重拳狠狠擂上了埃达的右肩。

“喀拉——”

令人心寒的骨裂声,从埃达的肩部寸寸传来。

埃达的脸容瞬间被剧痛扭曲,她咬着牙齿,痛苦呻吟。

那个瞬间,精灵失去了所有的平衡,不支倒地,弯刀离手。

但卡斯兰心中的危机感有增无减,他如同受惊的野兽一样抬起头,寻找威胁。

仅仅下一秒,卡斯兰便觉心口一凉。

卡斯兰下意识地低头,左手猛地伸向左胸!

“铛!”

又是一道清脆的金属响声。

不知何时,埃达本该随着主人一同跌落的弯刀,出现在了卡斯兰的胸前。

刀刃扎进了酒馆老板的左胸。

鲜血淌出。

埃达无力地跌落地面。

“当啷!”

此刻,戮魂枪才摔落地面,当啷作响。

埃达也重重地摔落,右手瘫痪般地软在地上。

她的左手还颤抖着抬在空中,维持着投刀的姿势。

刀锋在卡斯兰的胸前颤抖。

卡斯兰终于回过了神,从那种只知道战斗的本能状态中退出。

寒风刮过。

这场极境之间的战斗,已经毫无预兆地结束了。

埃达躺倒在地上,右肩骨骼尽碎,面容扭曲,不住颤抖。

卡斯兰则痛苦地喘息着,高大的身躯却依旧屹立不倒。

胜负已分:

只见传奇的“撼地”,卡斯兰·伦巴的左手,正鲜血淋漓地停在胸膛前,死死地捏住埃达的弯刀。

不让它再前进一寸。

承受着肩部重伤的埃达呆住了。

冷汗淋漓的她,满脸震惊地看着自己停在对手胸前的刀,又看看捏住刀锋的卡斯兰。

“怎么会?”

她喃喃道,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就在刚刚,卡斯兰攻出必杀一拳的时刻,埃达便右手一抖,在空中松开了弯刀,刀柄换到左手。

也在在卡斯兰一拳击碎她右肩,无暇防守的时刻,埃达送出了左手的刀。

直取卡斯兰的心口。

那是分出胜负,也是决出生死的最后一击。

惊愕的表情停留在埃达的脸上:她本该在最后一刻,以伤换命地刺破卡斯兰的心脏。

但是……

埃达看着卡在敌人胸前,进退不得的刀锋,难以置信地摇摇头。

不可能。

不可能!

我明明,明明……

卡斯兰看清了眼前的局势,痛苦地喘了一口气。

他忍痛拔出入胸一寸的弯刀,抛在身侧。

鲜血从他的胸口流出。

弯刀摔落,出金属特有的当啷脆响。

但卡斯兰心中透亮:他并没有及时捏住这把瞄准他心脏的刀。

他之所以还活着,是别有缘故。

在右肩的剧痛和右臂的麻木中,倒地的埃达浑身一颤,随即凄然地垂下已然无力的左手。

她输了。

“不可能……”无力再作反抗的精灵,震惊地喃喃道。

“你没有着甲,也没有抵挡。”

埃达脸色晦暗,她虚弱地躺在地上,忍受着右肩的剧痛艰难地道:

“我应该在你伸手之前,就刺中了你的心脏……但是……”

卡斯兰目光微凝,在埃达的瞪视下,缓缓叹出一口气。

“为什么,”埃达满脸冷汗,看着不住喘息的卡斯兰,挣扎着嘶声道:

“为什么我杀不死你?”

卡斯兰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他气喘吁吁,却露出一个解脱般的笑容。

阳光洒落在街道上,北风呼啸而来,刮过两个一躺一坐的对手。

“埃达教官……咳咳……您啊……”只见卡斯兰猛烈地咳嗽着,艰难咬字道:

“运气真差。”

北京京都儿童做个检查需要多少钱
杭州白癜风医院看病怎么样
江门知名白癜风医院
郴州专门治男科医院
珠海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