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神葬八荒 第191章:一万八千里

2020-01-17 01:28: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葬八荒 第191章:一万八千里

“子柒姐,怎么了,”见到白衣女子面色惨白,黑纱少女突然惊叫了一声,猛地冲到了她的身前,

“沒事,”白衣女子摆了摆手,轻声说道,在这句话落下后,竟不顾其他,兀自运功调息了起來,见到这一幕,黑纱少女也不敢打扰,只得站在她身旁,为其护法,

片刻后,白衣少女微微张开了双眼,心有余悸的说道:“真是沒想到,她体内的灵魂,执念竟如此之深,真是不清楚,她究竟有何放不下的事要做,那恐怖的执念,可令人胆战心惊,”

“子柒姐,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听不懂,”

“沒什么,你听不懂的话,就不要多问了,总之,那些事与你无关,你现在该在意的是,你又要多一名姐妹,可要好好照顾她呀,”子柒勉强地笑了笑,脸上依旧还带着苍白之色,

“啊,子柒姐,你是说她沒事了,”黑纱少女惊喜地说道,旋即视线急忙投到了莫媛身上,却见她的眼睛,已经在这刻缓缓睁开,

“这里是哪里,小赤,,”莫媛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当看清了眼前的陌生人时,愣了三秒,旋即突然一声尖叫划破长空,竟令子柒和雪衣都不由扯了扯嘴角,

“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莫媛不断地后退,脸上一片惊恐,她努力去回想之前的事,但却发现,在那一次战斗后所发生的一切,她竟然都想不起來了,

“小赤呢,小赤,”莫媛惊恐地娇喝了一句,但却发现,根本沒人回应她,面对这一幕,莫媛简直不敢相信,在这刻,她突然发自内心的惊恐,现在的她才清楚的认识到,失去了赤,她竟会如斯害怕,

白衣女子和黑纱少女彼此对视了一眼,旋即才轻声道:“你口中的小赤,是不是你身后的,,”

闻言,莫媛的娇躯猛地一僵,随后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偏过了头,当看到冰雕的那一刻,莫媛脸上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瞬间夺眶而出,一道撕心裂肺般的喊声,顷刻间从莫媛的口中传出:“小,,赤,”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要救你出來,我一定要救你出來,”莫媛大喊道,旋即双手狠狠地击打在冰雕之上,见到这一幕,黑纱少女猛地上前阻止了她,对她厉喝道:“难道你想彻底让他死吗,”

“只要你一打碎这冰雕,他绝对会顷刻间变成一地的冰渣,”雪衣怒喝道,语气突然变得无比冰冷,就连雪衣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绪,

“为什么,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啊,”莫媛抽搐着,突然间瘫软在地,宛若一个孩子般哀嚎了起來,望着莫媛这般摸样,子柒和雪衣的心中也颇为难受,

“详细的事情,我们也不知,但按我们所见,却是可以大致推算出,是他为了你,将全身的精血,喂养给了百花冰晶,孕育出百花枝丫供你服用,,”说到这里,白衣女子突然住口,因为她看到莫媛的双眼竟在这刻变得通红,

“小赤,你这个傻瓜,傻瓜,大笨蛋,”莫媛口中不断骂着,但骂着骂着,却突然出不了声,因为她早已被那如决堤般的泪水所淹沒,在这刻,莫媛只感觉整个生命,都失去了颜色,沒有了赤的世界,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小赤,你死了吗,我真的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就会这样离我而去,我们不是约好了么,要一起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我们不是约好,要一起隐居,就像普通的夫妻般,男耕女织的吗,”

“这些,难道你都忘了吗,”莫媛的双手婆娑着赤那已经冻僵的脸庞,声音嘶哑地吼道,在冰雕中的赤见到伤心欲绝的莫媛,只感觉心头发堵,在这刻,他是多么希望能够对莫媛说一句:“媛儿,我沒事啊,”

但那层坚硬的冰层,却宛如天堑般,拦在了他的面前,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挣脱,别说挣脱了,他就算说话,也做不到啊,在这刻,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莫媛那伤痛的摸样,

“那个,我曾经听人说过,奉献全身精血给百花冰晶的人,并不是真死,或许到了某个时刻,他就能破冰而出也说不定呢,”子柒实在看不下去莫媛的摸样,当即编了个善意的谎言,

“真的吗,”莫媛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猛地窜到了那白衣女子的身旁,急切地问道,

“是真的,”白衣女子为了不让莫媛太难过,违心地说道,其实她知道,献出了全身精血,想要再活下來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或者说,概率近乎为零,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莫媛的心很乱,竟沒有发现这明显的谎言,或许她一直不愿相信,赤就这样死去吧,见到莫媛这幅状态,白衣女子的脸上,难得浮现了一丝柔色,对莫媛轻声道:“他有可能未死,那么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莫媛的娇躯猛地一怔,随后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从小到大,我都是活在他们的呵护之中,真的不知道,”一想到以前的场景,莫媛便觉得鼻子酸酸的,她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好沒用,简直就是个纯粹的花瓶,或许连花瓶都算不上吧,

“既然你沒有什么打算,加入我们墨轩如梦怎样,”

“墨轩如梦,”莫媛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是虚元宗的人,生是虚元宗之人,死是虚元宗之鬼,是不会再加入任何一个宗派的,你们还是去找别人吧,”

莫媛无力地摇着头,随后來到冰雕旁,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道绳子,将冰雕绑在了背上,见到这一幕,白衣女子和黑纱少女顿时疑惑万分,她这是想要干什么,

见莫媛转身欲走,白衣女子心中一惊,一句话顿时脱口而出:“如果我说,我能找到人,救活你口中的小赤,你还是不愿意加入吗,”

听完那白衣女子的话,莫媛猛地一怔,旋即缓缓转身,认真地盯着眼前的白衣女子,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刚刚,说什么,”

见到莫媛脸上突然浮现的坚定,子柒的心中悚然一惊,凭她多年的阅历自然可以看出,眼前这女孩,内心竟发生了一个蜕变,看她此刻的执着眼神,那可是成为强者,最基本的信仰啊,

“我说,我能够找到人,或许他有一定几率,救活你身后的那人,但条件是,你需要加入墨轩如梦,”白衣女子望着眼前的精致女孩,猛吸一口气后,轻声说道,闻言,莫媛骤然沉默了下來,不知道过了多久,莫媛方才重重地叹了口气,道:“那,,好吧,”

“现在,先带我去那个人所在的地方,”莫媛轻声说道,眼角已经再沒有了泪水,有的只是那冷若冰霜的眼神,对于她來说,赤以及虚元宗,是她生命中的颜色,但现在,虚元宗沒了,若是赤再沒,她真的不知道,活下去究竟为了什么,

“好,”白衣女子也不拖拉,干脆地说道,那在旁边一直插不上话的黑纱少女,怯怯地拉了拉白衣女子的袖子,轻声问道:“子柒姐,真的要让她去见鬼猎爷爷吗,”

“小丫头别插嘴,我自有打算,”子柒低叱一声,随后也不等几人再说话,便朝着山谷口走去,见状,莫媛猛吸了一口气,旋即拖着沉重的冰雕,一步步地跟了上去,黑纱少女见莫媛背的那么辛苦,当即凑了上去,问道:“我來帮你吧,”

“不用,”莫媛冷冷地回应道,黑纱少女碰了一鼻子灰,当即愤愤地跑到一边去了,口中不断低骂着:“我帮你是看得起你,你还不领情,哼哼,坏死了,”

莫媛并沒有理会黑纱少女的低骂声,只是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时不时转头看一眼背后的冰雕,眼底尽是柔情,在冰雕中的赤,只感觉心都要碎了,可以想象,这一幕幕,恐怕至死他都不会忘记吧,

白衣女子就这般在前方默默地走着,脸上看起來很平静,但她心中是不是也如她脸上一般平静,那就不知道了,她带着莫媛走着,也沒有动用元力飞行,只是像个普通凡人般,一步步地走着,三人这样一走,便是三个月,

这三个月來,莫媛那柔弱的肩膀,早已被磨得水泡连连,但至始自终,她都沒有喊过一句,期间,她甚至有好几次体力不支而晕倒,但醒來后,立马又背起了那沉重的冰雕,迈步上前,

刚开始,黑纱少女对莫媛还是有点不屑的,她还在等着莫媛撑不住,向她求助,但她很快便发现,不管她怎么累,那冰雕硬是沒离开过她身边一步,整整三个月,黑纱少女从先前的敌视,到现在的敬佩,其中的情绪变化,无疑说明了莫媛身上那毋庸置疑的个人魅力,

三个人,三个月,合共行走一万八千里,就算她们是修炼者,三个月走一万八千里路,也绝对不是容易的事啊,这其中,更令人不可思议的还是莫媛,因为她,竟这般背着那沉重的冰雕,不眠不休地走了一万八千里,

那等执念,那等毅力,简直令人胆颤心惊,而在冰雕中的赤,早已经心疼地哭成了一个泪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不要自己这幅身体,好让她减轻一点负担,三人就这样走着,不知不觉中,來到了一处看似普通的村庄中,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成医附院在线咨询
卵巢早衰能彻底治愈吗
合肥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汕头割包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