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我若征天 第五十二章 外宗较技 三

2019-11-08 02:3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若征天 第五十二章 外宗较技 三

“什么,你想加入黑风寨?”

两个豹头环眼虎背熊腰的大汉挡在陈满身前

,大刀片子都被他们放在身后,其中一人一脸玩味的大量着外表孱弱的陈满笑言问道。

“啊就不行,你当这是收养阿猫阿狗的地,地方?啊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另一人口吃不清有些结巴的説道。

説罢后那人似乎清楚语言不是自己的特长,更是直接推了陈满一把,打算用他的表达方式来让陈满明白他説的话。

陈蛮将双手负于身后,眯着眼阴恻恻的看着前面那一幕,若是现在的他碰上这两人,自己有把握在三招之内取他们项上人头。

被那汉子一把推到后,陈满风尘仆仆的爬起来,从怀里摸出一把不知从哪捡来的卷刃菜刀。

“我陈满今日改名陈蛮,势要终生做蛮横之事,行无理之举,今日我要上山落草,挡我者死!”

説出这话的一瞬,陈蛮表情狰狞的就跟是深渊爬上来的野兽一般,毫无半diǎn人性,看的那俩黑风寨里五大三粗的汉子也不由得一个寒颤浑身凉透。

“啊就,xiǎo子,你跟爷爷们面前耍菜刀,啊就,也不怕搭上性命。”最终还是那口吃之人比同伴更有胆色,上前一步亮出了明晃晃的大刀。

“少废话,到底让不让我上山!”

已经不再是陈满的陈蛮大吼一声,还没等那结巴货色给他回复,就直接上前一步,使出吃奶的劲一刀对那汉子照头劈下。

那汉子做惯拦路剪径的勾当,心里认为旁人见了他就理所当然应该绕开走,哪能想到这不知天高地厚的xiǎo子还敢主动出刀。

那人将自己的斩马-刀横在身前欲挡下陈蛮的菜刀,但坚持了一瞬,金铁交鸣响起后,那油光锃亮的斩马-刀竟然被劈成两段。

菜刀下一刻直接从那汉子身上划过,一道醒目的血口子被拉开,那人惨叫一声便身子倒下开始满地打滚。

另一人见了立马大吼一声,斩马-刀上来就对陈蛮横劈一记,像是打定了注意要把这一个大活人给拦腰斩成两截。

这一刀砍过来不要紧,要紧的是那人很明显动了脑子,出手前那一声大吼,很快引来了周围潜伏在林子草丛中的绿林好汉。

不一会儿陈蛮便被数十人团团包围,那被他砍了一菜刀后满地打滚的,已经被两个同伴搀扶下去。

始终在远处观战的陈蛮叹息一声,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个“自己”接下来将会美美的挨上一顿饱打。

果不其然,那被团团围住的陈蛮才几个来回,就经不住这些亡命之徒的围殴,菜刀早已被人夺下扔到远处。

面对着众人的拳打脚踢,陈蛮能做的,唯有将身子如似的蜷缩成一团,两只手死死的抱住脑袋,用身体去承受一切。

远处的陈蛮此时早已是咬牙切齿怒火中烧,但是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法术和法宝貌似对这个世界的人不怎么起作用,所以只能选择成为一个旁观者。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群中那个陈蛮的身上已经布满脚印,而旁观者的陈蛮却在闭着眼睛,数着自己的呼吸。

“三,二,一!”

不多不少,正好三息之后,一个洪钟大吕般沉稳有力的声音忽然在人群后面响起,“都给我住手!”

奇了怪哉,那些个命都不当一回事的绿林悍匪,在听到这个声音时,竟齐刷刷停下了对陈蛮的围殴,更有甚者打算抽刀砍人的,也乖乖将斩马-刀刀背按下。

一个穿着虎皮裘的中年汉子走过人群,来到比野狗也不如的陈蛮身边,蹲下来用手提着陈蛮的头发将他的头抬起。

“你刚刚砍伤了我一个兄弟。”

“挡我路的人,都要死!”陈蛮即便是被人打的比狗都不如,现在一副要死的样子,説起话来却依然硬气。

那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为什么这么想进黑风寨?”

“杀我要杀之人,报我要报之仇。”

“哈哈哈哈!”那身穿一件虎皮裘的男子闻言忽然起身,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之后,便对众人説道:“此人,带去见大当家的。”

远处旁观的陈蛮才松了口气,忽然又觉得周围一阵天翻地覆,待他能看清事物时,入眼的是另一番景象。

“xiǎo兄弟,你救了我们家大xiǎo姐,日后如果想脱离这帮野人,尽管来城里找我们,刘家会为你铺路。”一名老者説话时,抱拳对陈蛮深深一拜。

站在老者身后的,便是当年陈蛮从黑风寨救下的那千金xiǎo姐,现在她看向陈蛮时,眼里也尽是感激神色。

陈蛮却对此有些不耐烦,只见他朝那老者和姑娘摆摆手道:“我不过一时兴起,你二人赶紧下山逃命去,少连累我。”

即便他是冷眼相对,但那老者依旧是对着陈蛮的背影深深一拜,这才掩护着自家xiǎo姐匆忙往山下逃去。

这两人逃跑后,陈蛮便就地找了棵粗壮大树,身形矫健如灵猴一般几下爬上树杆,藏身在一处枝繁叶茂的树枝上。

滑行在半空的陈蛮能够看得到,四周的林子里正有近百位绿林好汉交错穿行,正一步步对这清凉山展开地毯式的包围搜索。

眼看着有两人拖着大刀片子接近此处,已经知晓事后会发生什么的陈蛮叹了口气,下一刻,那被众人围追堵截的陈蛮就从枝头上摔落下来。

“找着了,xiǎo崽子在这呢!”

有一人憋了一嗓子气突然喊道,立即引来周围的无数同伴,如今的陈蛮就像在做那无谓的困兽之斗。

“给我抓住那xiǎo子,老子今天要亲手diǎn了他的天灯!”

这时有一人正穿着一件虎皮裘从山上一路跑下来,身后还跟着三五个狗腿子身份的人,只见那人一边跑,一边对众人大喊。

这虎皮裘陈蛮熟悉,此人正是当年让他去见大当家的人,如今已经是黑风寨的第三把手,靠的就是一手抽筋扒皮的娴熟功夫才摸爬滚打到今天的地位。

陈蛮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到这里已经会心一笑,他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会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引子。

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思,陈蛮便眯起眼睛在周围扫视一周,忽然的目光停留在一处没山没水的地方,纵身一跃便往那边飞去。

在空中全力滑行一段距离时,陈蛮忽然停下,就那么踩踏着虚空握紧右手,体内所有灵气都开始尽数涌向右拳。

那一拳之上气机层层叠加,手套里面那青色的玄武鳞甲,如今也开始散发出微弱的耗光。

体内经络脉路中,气机一瞬间流转三千里,当陈蛮将所有气机都按照特定的路线运转一遍之后,便要一拳砸向那处虚空。

“锻造锤!”

在外人看来,陈蛮只是朝与对手相悖的地方凭空打出了声势浩大的一拳,有些人不禁遐想,这一拳打在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

上位的李昊天见了这一拳时,眉头一挑眼睛里有一抹惊喜之意,对身后问道:“你什么时候把锻造锤教给他了?”

南宫流云面不改色道:“较技开始前三天,这xiǎo子对炼器一道太有天赋了,不光学会了diǎn穴皮毛,还将锻造锤融会贯通到这种地步。”

李昊天diǎn了diǎn头不再説话,徐东青则是冷哼一声表示不屑,意思是陈蛮再怎么将锻造锤融会贯通,也不可能是王永的对手。

众人才要以为陈蛮是神智迷失在幻术世界里,整个人疯魔了一通乱打时,却忽然发现,被陈蛮一拳击中的虚空处,仿佛有些扭曲。

而后,更加令外人感到震惊的,陈蛮明明没有对宇文浩然发起攻击,但在他身后的宇文浩然却哇的吐出一滩血水。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破了我的惑心术!你的心智就没有受到半diǎn影响?”宇文浩然看着陈蛮,眼里有些不可置信。

陈蛮对他轻轻一笑,“你这门法术很玄妙,让我亲身经历了许多自己记忆深处不愿面对的往事,如果説没有半diǎn影响,那断然是不可能的。”

“那你······”李青意犹未尽的开口,却又于震惊中没了下文。

“我接下来就让你看看,我在惑心术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改变。”陈蛮对宇文浩然笑道,笑容里竟有一丝玩味。

説罢,只见陈蛮放低下盘,做了个老树盘根状大吼一声,丹田气海中平地升起一头蛟龙,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直冲天际。

中央战场中宇文浩然已经彻底震惊了,只见陈蛮此时体内不断发出骨骼移位的轻响,同时他身上的毛发也在一根根的脱落。

那头蛟龙只是一个蓄力冲刺,就以雷霆之势穿透了一层隔膜,对陈蛮来説,也是他突破了一层桎梏。

此时的陈蛮身体外正分泌出一团秽-物,待他睁眼时,整个人由内而外的气质已然不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就是我心性的改变,灭我宗族之人我不恨他们,迟早有一天我会杀光他们,黑风寨里救下刘家xiǎo姐,我不后悔,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三位当家的要diǎn我天灯,我没有怨言,这是我咎由自取!”

江西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安顺哪里治癫痫病
晋城市第三人民医院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西宁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