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十一章 海牙堡(中)

2020-01-14 10:36: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十一章 海牙堡(中)

站在通往海牙堡的石子路上,脚下越来越平坦的路面让爱德华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空气中潮湿的水汽,远处湛蓝无云的天际都令人心旷神怡。

海牙堡就伫立在这条道路的尽头处,在那道险峻的山崖旁一条齐整的道路,蜿蜿蜒蜒通向城堡的大门,旌旗招展的城堡和那高耸的塔楼,就像是高举着长枪的骑士,在守望着这一片温润肥沃的大地。

同样,海牙堡也同时掌控着这附近唯一一个港口海牙港,周围大大小小的船舶都都只能在这里暂作停留,或者是买卖货物,这座城堡的存在也会让那些商人得到充足的保护,无论如何能有一个坚固的要塞伫立在那儿,都会让人放心许多的。

也得益于那港口的存在,无数蜿蜒曲折的道路从未知的远方在这里汇聚,而在城堡的山脚下,大大小小的房屋围绕着一座看起来酷似钟塔的建筑,组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村镇,飘扬着的炊烟,和那嘈杂的呼喝声,一派勃勃的生机。

尽管看起来十分的破旧,但是依然充满了生活的气息,走在道路中看着周围大声吆喝着的摊贩,穿着朴素的短衫、洗的浆白的长裙亦或是风尘仆仆的人群……

在穿越之后第一次见识到这个世界模样的爱德华,却有种回到了乡下老家的触感;而那些洋溢着异域风情的房屋和服饰,更是让他真正有了一种――自己已经在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在踏进这小镇之后,那些都灵士兵们脸上兴奋的神情似乎更加浓厚了,相互催促着一派回家的喜悦之情。

“那里就是海牙堡的教堂,看看上面的钟塔,每天中午和傍晚都会敲响的。”韦伯右手指着那座钟塔,用近乎膜拜的口吻向爱德华介绍着,眼神中似乎还有这那样一种眷恋的神情:“镇上所有人,包括克温大人都是在此处受洗,这里的主教大人,也是一位极其虔诚的圣徒。”

“也许某天,你也能成为一个圣徒呢。”爱德华打趣着说道:“亦或者……成为这里的主教?”

“谨言慎行,我的朋友!你刚才的说法已经有些……”虽然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但韦伯脸上淡淡的红晕,说明了他对这个夸赞很是受用:“总之这样做是不对的!”

“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恐怕我们要在这里告别了――我现在必须回去面见主教大人。”小教士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歉意,双手合十微微颔首:“我会为你向光辉十字继续祷告的!”

心里面不以为然的爱德华还是露出了一抹理解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只孱弱却又十分坚定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让黑发少年停住了脚步。

“爱德华,我的朋友……虽然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份资格,成为你的朋友。”韦伯的笑容看起来很勉强,含着下巴显得有那么一丝自卑,却依然倔强的抬起了双眼:“你身上有着光辉十字赠与的,十分伟大的荣耀!绝对不是凡人能够承受的。”

“你的身上一定有着光辉十字所赋予的伟大使命,但是……也许会有人曲解了这件事情。”韦伯的眼神在不停的颤抖:“你会经历很多考验的……会有人说你是骗子、罪人、异端甚至是……渎神的存在!这些都会是你的考验。”

“这也……同样会是对我的考验,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的,因为我亲眼见证了这一奇迹,我有这样的义务,光辉十字与你同在!”

显然说出这些事情,对小教士而言是需要付出巨大的勇气的,几乎刚说完他就立刻扭头离开,甚至都没有再多犹豫半步,着急忙忙的低着头,快步朝教堂的方向跑过去。

黑发少年耸了耸肩膀――宗教永远是最让人懂得善良,仁慈与宽恕这种充满神性光芒的力量;也最是让人狂热,愚蠢而又残忍的魔鬼。深知这点的爱德华自己却没有什么选择,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就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

跟随着老威廉走进了城堡的大门,老兵一把抱住爱德华的肩膀,神采飞扬的和他炫耀着:“相信我孩子,你一定不会后悔来这一趟的,海牙堡绝对是你这辈子能见识到的,最漂亮也最舒适的地方了,看看这坚固的青砖石墙,还有那些塔楼,绝对会让你不虚此行!”

冰冷的石头门洞打开了大门,两个穿着简陋盔甲的卫兵持枪举盾站在两侧。已经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罩衣的罗拉斯爵士神情严肃的站在门口,眼神冷冷的打量了威廉军士长一眼,老兵赶紧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谦卑的弯下腰:“罗拉斯爵士老爷!”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罗拉斯爵士瞪了他一眼,浑厚的声音像是在责问着,却没有继续下去的打算:“算了,克温大人已经不打算追究你的过失了,你可以回去了!”

“谢谢您,谢谢您仁慈的罗拉斯爵士老爷――哦,也得感谢公正的克温老爷!”老威廉的脸上露出了大喜过望的表情,但爱德华还是能从他的嘴角处看到一点点得意的弧度,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得――因为他以前也经常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看着离去的老威廉脸上那谄媚又卑微的笑容,罗拉斯爵士瞪着眼睛,叹着气摇了摇头:“该死的老滑头!”

“你觉得呢,孩子。”他把目光转向了站在那儿,一言不发微笑着的爱德华:“说说看,你觉得这家伙怎么样?”

“是个好人,是个合格的军士长。”爱德华微笑着颔首,他清楚对方想让自己说什么,回答的滴水不漏:“而且很难找到比他更合格的。”

“这就是他为什么还能保住脑袋的原因。”罗拉斯爵士吹着胡子,意味深长的打量了爱德华一眼:“跟我来,克温大人想要见见你。”

说完,罗拉斯爵士不再多看他一眼,转身朝着城堡里面大步走去。爱德华只能紧紧的跟在后面,同时四下打量着这座所谓的“海牙堡”。

虽然从外面看起来,仅仅是一个屯驻和边防的军事要塞,但是里面却依然还是十分宽敞舒适,脚下是一条用大大小小的石块砌成的铺石路。跟随在罗拉斯爵士的身后,爱德华不仅看到了那座挺拔的塔楼,刻着浮雕的回廊,甚至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

精心打理着花园的园丁一边忙着手头的工作,一边用十分难以察觉的微弱目光,不屑的打量穿着破烂的爱德华,像是把他当成了徒走四方,游侠之类令人生厌的乡下人。

而走在前面的罗拉斯爵士,则像是对这一切都毫无察觉似的一步也不停留。黑发少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脸上的微笑像是从未改变过似的。

罗拉斯爵士的脚步停在了内堡的大门前面――这里便是领主的居所,大门后面就是城堡大厅,在诗歌当中便是举行宴会、仪式和领主们统治领地的地方。

“你是个聪明的侍从,爱德华?威特伍德。我相信过一会儿见到了克温大人,你很清楚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不该说些什么。”罗拉斯爵士转过身来,背着手站在台阶上俯视着黑发少年,瞳孔中似乎包含着什么想说却又不敢说的东西:“所以……说你知道的就可以了,明白吧?”

“多谢您的教诲,罗拉斯爵士。”爱德华嘴角微翘,表情十分诚恳的低了低头,一副心领神会的模样:“我一定会诚实的回答所有克温大人想知道的事情。”

在见到这位罗拉斯爵士的时候,爱德华就已经有所察觉――自己似乎是陷入到这个克温家族的漩涡当中了,甚至很有可能和那个艾登巫师的死关系极为密切,尽管到现在为止都还只是他的猜测,没有什么能确切证明的东西。

“你很傲慢,侍从。”俯视着面前的爱德华,罗拉斯爵士用一种极其肯定的语气断言道:“或许你确实做出了一些值得骄傲的功绩,但并不等于你有资格在身份比你高的人面前,无视掉地位的尊卑!”

“听说你还是一个圣树骑士的侍从,那确实是一个值得骄傲的身份。更不用说还得到了光辉十字的垂青,你身上有太多恩典了。不过如果不想吃苦头的话,最好还是学着点儿如何谦卑吧,等到你真正成为一名骑士之后,再表现出这种傲慢来也不迟。”

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爱德华感觉到内心某处正在愤怒的燃烧着。但是随即却按捺住了这种情绪。

对方说的没错……这里已经不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世界了,但至少有一点没有区别――想要完完整整的活下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对自己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看来复活之后,自己确实有些太过自信了呢……默念着的爱德华,内心忍不住自嘲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更加谦卑了。

说话间,罗拉斯爵士蔑视的打量了站在那儿的黑发少年,转过身恭恭敬敬的敲了敲身后的大门。伴随着吱嘎作响的门轴声,海牙堡的大厅打开了。

德州联合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银屑病好
河源白癜风如何治疗
吉林男科医院
营口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