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绿野荒踪小说戏剧桦变六

2019-12-02 17:04: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李头端坐在炕上,含住烟袋锅上汉白玉的烟嘴,用力吸了一口,然后,一大团白色的烟雾就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这儿是老李头的家,两间上房,两间南房,挺大的院子里,一条黄色的猎犬一会儿卧在光亮处晒太阳,一会儿来来回回地转悠,偶尔发出一两声低沉的闷叫。

老李头坐着的东厢房里还有几个人:徐瘸子半跨在炕沿上,马老头坐着一条木凳,老李头的儿子李大个儿斜倚着里外两个屋子中间的门框,另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抄着手靠窗台站着——他姓林,大家都顺嘴喊他林子。他们都默不作声,微低着头,面色凝重,像是在各自想着心事。

这几个都是屯子里数得上的猎手,作为好猎手,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他们中间,别看老李头面容清癯,身材瘦削,已经六十多岁,但数他的声望最高,故事也最多。猎手之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要想让别人承认你是把好手,除了枪法精准,刀功娴熟,身手敏捷之外,最主要是看你猎获过什么样的动物——捕猎的动物越是生猛难驯,越是凶恶残忍,越能证明你功力精湛,胆魄过人。那头捕杀的猎物就像一枚勋章一样,连同那个惊心动魄、绘声绘色的故事,一起凝固在人们的记忆之中,塑成一座碑碣。而后,在众人崇敬和钦佩的目光里,这个猎手的威望就会平地升腾,高高悬挂起来,成为一种类似于图腾的东西,供人瞻仰,乃至心悦诚服地膜拜。

老李头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十六年前的那个严冬,在纷纷扬扬的大雪天里,他凭着一把自制的猎枪和一柄弯刀,孤身一人于山野间杀死了一头成年的大熊瞎子。当乡亲们跟着他把那头死了的黑熊抬回屯子里的时候,他仍然惊魂未定。他不知道,从那时起,他在三十里屯以及附近的村镇就声誉鹊起,威名远播。虽然那场惊心动魄的厮斗让他丢掉了一只耳朵和心爱的猎狗黄灵儿,虽然左肩上被黑熊撕扯过的手掌大的疤痕多年来仍在隐隐作痛,但他在这一带的威信至今无人能够取代。眼下,屯子里没有屯长,老李头实际上就成了最可信赖的主心骨,大伙儿有什么大事都愿找他商量。

“究竟是个什么畜生?”林子像是在自言自语,打破了令人难耐的、长时间的沉默。

“是啊,要是虎豹豺狼,咋能没有血迹呢?”马老头始终也琢磨不明白,“我那条黑狗跟了我快四年了,打猎的时候一贯冲在前面,那天夜里丢鸡,竟然不懂得叫唤,不给咬,莫不是被群狼吓破了胆子?”

“不是狼,”徐瘸子拾起话头,“那年狼群扰害,我亲身经历过,临出事前的好几天晚上,都能听到山上野狼呼朋唤伴的嚎叫,每天像是也就叫那么几声,但听得很真切。”他顿了顿,“这一次,啥响动都没有,真就奇了怪了。”

“我看也不是普通畜生,”李大个儿咂巴了一下嘴唇,“不过——有可能是狡猾的狐狸。”

“不对,不对,”林子马上反驳,“如果是单个的狐狸,不会一次叼走那么多东西;要是成了群,怎么着也能闻到那股骚味,而且,狐狸机巧得很,它们不可能连续一个多月作乱。”

“听剃头铺里的小伙计说”徐瘸子摸摸下巴,“有天夜里他上茅房,看见过一团黑雾在空中翻滚,很低,抽裤子的功夫就不知去向了。——难道真像人们说的,是妖魔鬼怪?”

“吭吭,”炕上的老李头重重地咳嗽了一声。众人的眼光一齐聚集在他身上,屋子里立刻鸦雀无声。

老李头将烟锅里的灰磕在炕桌上的一个盘子内,而目光却像是沉睡在回忆中。他不紧不慢地说:“静山的山谷里有一处地方,背阴潮湿,常年不见阳光。那里长过一棵两个后生都合抱不过来的大树,高三丈有余,树冠遮天蔽日,谁也不清楚它的年龄,只知道是很久很久以前。它的周围七八十步之内寸草不生,猎人们路过那儿,都会觉得阴森恐怖。我十八岁那年,有位复姓欧阳的反清侠士从漠北来——这位欧阳侠士在草原上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的名声,早先连我们山南这边的人都有过耳闻。他在屯子里住过十来天,当时,就住在刘蛮子,也就是现在客栈的伙计刘顺他爹家。”

老李头从烟袋里挖出一锅烟丝,点着,接着说:“刘蛮子,若按籍贯来说,是我们这儿唯一的南方人,他的爷爷与欧阳侠士的祖上有些渊源。刘蛮子专给猎人们配制火药,他脾气好,人缘也不错,和屯子里老老少少都处得来。我记得那是才进冬天,刚刚下了一场大雪,我父亲约上欧阳侠士和刘蛮子,还有好几个猎人一起到谷中狩猎。我也跟了去。我们踩着厚厚的积雪,走到离那棵大树不远的地方,欧阳侠士就站住不走了。他绕着大树,左看看,右看看,上下打量,眼里满是疑惑。父亲问他咋回事,他也不回答,只是不住地说古怪古怪。”

老李头停了一下,端起面前的一只瓷杯喝了口水,眼神依然留在从前:“随后,欧阳侠士要过我父亲的弓箭,从挎在身上的鹿皮囊中取出三道黄裱符穿上箭头,再后来,他嘴里念念叨叨——应该是念动咒语——对着大树连放三箭,分别射在树的上、中、下三个位置。这时候,奇怪的事出现了。那大树像是感到疼痛一般猛然摇了几下,还没有掉光的树叶扑簌簌地落了一地。过了一会儿,欧阳侠士才转过头来告诉大伙,说这棵树已经快长到三百年了,再不处置,就会有吃人的精怪出现;现在,那精怪还未修炼到家,已经被他钉在树身里不能动弹。听了这话,我父亲他们几个仍在犹疑,欧阳侠士就抽出身上的弯刀——”老李头顿住话音,眼睛转到李大个儿身上,“儿子,去把爹的刀拿来。”

李大个儿拉开门进了里屋,不久就捧出一件红布裹着的东西。他走过去,恭恭敬敬地将东西放在老李头跟前。在场的其他人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老李头放下烟锅,腾出手揭开红布,从刀鞘里拔出刀来。只见这刀银光闪闪,寒气逼人,听老李头讲述的众人全都不由得心中一动。老李头把刀搁在炕桌上,继续道:“不错,就是这把刀,欧阳侠士就用这刀朝树身砍了下去。说来也真怪,一大块树皮被削掉以后,竟然流出殷红的血来,把大树底下的白雪染红了一大片。我们都被这诡异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这才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已近晌午,大家草草吃了口干粮,就按着欧阳侠士的吩咐分头到屯子里喊人,还运来了好几大桶的胡麻油、松子油,一起淋到大树上。然后,欧阳侠士让众人全都站到远处,他自己亲手点起一把火扔了过去,顿时,那大树就噼噼啪啪地燃烧起来。”老李头又抽了口烟,“那把火大概烧了有两天两夜,幸好第二天清晨又接着下了场雪,山谷里都被白雪覆盖住,没有引发山火。——火势旺的时候,我们好些人都能看到火焰里有一个巨大的身形在剧烈扭曲,像是痛苦挣扎的样子;虽然那时只有微风吹过,但我却隐隐能够听到狂风刮过山野的声音,嘶鸣吼叫,就像凶猛的呼喊和哀号,撼动人的心魄!”

老李头讲到这儿,猛地戛然而止,他的身子直挺,按着炕桌的右手微微抖动,脸上好似放出光来。屋里所有人都被他的神态吸引,和他一起沉浸在那个已经逝去的、雄浑而又惨烈的场面里……

“哎,”李大娘端着一个笸箩推门进来,“大伙吃花生。”

“娘,”李大个儿迎上去,“您先给我吧。爹正和大家商量事情。”

“咳,你少抽一口吧,满屋子都是烟味。”李大娘把手里的物件交给儿子,冲老李头嗔怪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李大个儿把花生放在炕上,问:“那后来呢?”

“后来,”老李头伸了伸胳臂,“欧阳侠士要离开这里去投奔反清的队伍,临走时,你爷爷领头,替屯子里的父老乡亲们感谢他,就把一支我们家珍藏多年的老山参送给了他。起先,他说什么都不肯要,是你爷爷说反清需要钱,那只老山参可以换不少现大洋,他这才收下,还将这一把弯刀作为回赠留了下来。”

徐瘸子往前探探身,端详了一会儿那刀,嘴里说:“啧啧,果然好刀。”

老李头用红布把刀擦拭了一遍,点点头:“这刀名叫玄月刀,它吹毛断发,确是一把宝刀。那年,我就是用它劈断了黑熊的一条前臂,才侥幸取了那家伙的性命。”

“可是——”马老头挠挠头发,话音显得有些迟疑,“那树妖已经烧掉了,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我有种感觉,”李老头的目光深沉起来,“现在的事好像和那段往事有些关联,至于为什么,我还说不上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林子走上前,随手从笸箩里抓了几颗花生,急切地问。

老李头扫视了大家一眼,沉稳地说:“第一,你们几个,分头告诉屯子里的男女老少,这些天没有大事,尽量少在夜里出门,每天早点关门闭户,就说有狼群出没,叫大家小心。第二,召集屯子里其他的青壮猎手,尽快组成夜巡队,太阳一落,吃过晚饭就轮流值守,看接下来还会有啥情况。第三,派人往远处走走,四处打探一下,看看是不是有迁徙路过的兽群,再做商议。”

共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事情终于有些眉目,刘顺家闹妖怪搞的刘顺无可奈何,原来就在于此,猎手们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大家说起最近一件怪事,有一团黑雾出现,究竟是什么怪物,结果说出了柳树成精的事情,当年已经被大火烧死,可是时隔多年以后还会重生么?故事讲到这里,又给读者留下一个悬念,这妖怪究竟何方神圣?怎样才能制服他?这是一个新的而难的问题。小说语言娴熟,思路清晰,引人入胜。推荐阅读!问好老安!【编辑秋心】

1 楼 文友: 2012-08-18 2 :24:58 谢谢大姐连夜赶编,辛苦了!问好大姐!

贵州羊癫病专科医院
沈阳癫痫哪里治的好
昆明附近最好的妇科医院
博爱曙光做烤瓷牙
河津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