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万域神芒 第196章 绝顶晴雪

2019-09-19 11:3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域神芒 第196章 绝顶晴雪

众人离开洞天世界后,巫天卜封印了入口。他独自仰望着万仞天大雪峰,神情有说不出的寂寥与萧瑟。

过了许久,巫道人小心的问道:“天卜先生,你已经遁世独居了很久。这一次是否和我们同回纯阳宫?”

巫天卜却转向东方,遥指天际。

“东方有神木二株,曰扶桑,九黎魂灵所归之地。吾欲往扶桑与九黎魂灵相伴。”

说完,他转身对邝图说:“汝拯救九州,且善待雪族。今传吾毕生巫学,望汝万事以苍生为重;不失悲悯之心。”

邝图立刻听出弦外之音。

“他和我强调悲悯之心,莫非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不如索性挑明,看他有什么见教?”

想到这里,邝图拱手道:“天卜前辈,我生于九州,却是灵岳的魔主。悲悯之心似乎于我无缘。”

巫天卜淡然一笑。

“若无悲悯之心,焉能解九州之危?吾之巫学只顺天意,不害万物。待汝心静如水,翻出来读读也好。”

说罢,他从广袖中取出一根一尺多长、发黄的牛胛骨,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的甲骨文。

邝图接过牛胛骨之后,顿时觉得上面的文字像小虫一样动了起来。

巫天卜并不解释,而是双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

邝图只觉得脑海中忽然出现奇怪的嗡嗡声,灵光宝珠立刻被激发出无数道灵光。再看牛胛骨上的象形文字,每个字的意思都一目了然。

他心念一动,命魂奴将牛胛骨收纳起来。

“多谢前辈美意,邝图他日必会拜读。”

巫天卜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洞天世界的入口说:“此乃悟道上佳之地,汝若想入内,牛胛骨上有破解封咒之法。”

话音刚落,他呼啸一声,一飞冲天;接着广袖一挥,如一只孤寂的大鸟消失在茫茫天际间。

“天卜前辈真乃遗世独立的真人!”邝图望着天空,喃喃道。

巫道人向东方稽首,“先生之高洁,如绝顶之晴雪;虽神仙不多让也!”

三人回到纯阳宫后,大伙一起踏踏实实的吃了一顿饭。

消灭了德宣、消弭了九州一场浩劫,顿感心情轻松了许多。

饭后品茶时,巫道人问道:“邝图,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德宣虽然伏诛,但他在灵岳和九州还有许多暗藏的党羽。当今灵岳的太上皇玉宇便是其中一个。我必须要尽快清除这些人,以防他们再次兴风作浪。”

铁磨在一旁插话道:“俺师父李淳风、袁天罡师伯和天灵师伯现在都下落不明。俺们要尽快找到他们。”

巫道人点了点头,“我粗通推演之术,如果他们还在九州,我可以推演一下他们的下落。不过,需要先将他们的容貌和其他特征告诉我;越详细越好。”

邝图立刻画出了这三人的相貌,然后将他们各自的特征详细告诉了巫道人。

一炷香的工夫之后,巫道人忽然说:“他们三个都在九州。李淳风和袁天罡大致在西南方向,具体位置无法推算。这种情况多半因为他们的附近有厉害的法器屏蔽。”

“看来劫走他们的人已经想到我们会推演他们的下落。那么,天灵呢?”

“天灵的位置在万仞天大雪峰东侧九百里外,具体的位置在一处绝壁的山洞中。”

巫道人说完,快速画出一幅地图来;并标注出山洞的位置。

“看来天灵最终从玉宇手中逃走了。”邝图松了口气,他接着又问:“洞中有没有其他人?”

“洞中只有他一人,而且身负重伤。找到人之后,速将他带回纯阳宫。”

离开纯阳宫不久,邝图和铁磨来到了一座雪山上。

对面是一座更高的大山,虽然高度不及万仞天大雪峰,但也相差不远。

迎面正是这座大山的一面绝壁,上面覆盖着一条冰河。在冰河的半山腰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黑点,那其实是一个不小的山洞。

邝图指着小黑点对铁磨说:“天灵就在那里,我们进去吧!”

二人正要飞移过去,空中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鹰啸!

抬头一看,一只巨大的雪雕抓着一头雪熊向洞口俯冲下来。

邝图和铁磨对视了一眼,立刻施展移形术进入洞中。

他们站稳之后,突然“轰”的一声闷响,冻得硬邦邦的雪熊被扔了下来,激起一片雪雾。紧接着,那只雪雕稳稳的降落在洞中。

雪雾散去,雪雕立刻警觉的起来。

当它看清来人是铁磨和邝图时,立刻收起翅膀短促的叫了一声。然后恭敬的对二人点头致意。

接着它用爪子拍了拍雪熊的尸体,又抬起爪子指了指洞内深处。

邝图马上明白了它的意思,这头雪熊是它为了里面的伤者而捕杀的。

“看样子是雪雕救了天灵!”他对铁磨说。

铁磨又惊又喜,“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雪雕快带俺们却看天灵师伯。”

雪雕点点头,抓起雪熊向深处飞去。

这个山洞不但很宽大,深度也足有五六里;而且越往里走,越觉得温暖。

走到尽头时,只见地面上用干草和羽毛堆起了一个大鸟巢。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蜷缩在中间,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天灵师弟!”

邝图快步走到他身边,俯身探查起他的伤情。

他的气息平缓,身体也并无明显的创伤;但是他的三魂遭受巨创,让他变得不省人事。万幸的是,三魂还聚合在他体内没有分散。

“他现在的情况不能搬移,背着他走。”

铁磨点点头,小心将天灵背在身后。

“咻咻――”

雪雕忽然叫了起来。它已经把雪熊的尸体四仰八叉的平放在地上,一只利爪对着雪熊的腹部上方。

“雪雕是想取出雪熊胆来喂天灵。不过这无济于事,我们要赶快把他带回纯阳宫。”

铁磨听罢,连忙对雪雕摆了摆手。“雪雕,俺们要带他回去。雪熊你自己留着吃吧。”

然而雪雕仍然剖开雪熊的肚子,小心的掏出熊胆来

,轻轻的放在天灵身旁。

邝图暗道:雪雕坚持要取出熊胆,或许这副熊胆对天灵的伤情有用。

他撕下一片衣襟包好熊胆背在身上,对雪雕抱拳说:“雪雕老兄,咱们后会有期!”

“咻咻,咻咻。”

雪雕鸣叫了几声,展开翅膀扇动了几下。

“大哥,雪雕要送我们回去。”铁磨惊奇的说。

“这样也好。咱们带着天灵飞移,毕竟不如雪雕飞行的那样平稳。不过空中寒冷,咱们先把熊皮剥下把天灵裹好。”

“大哥,让俺来!俺干这个最在行!”

说罢铁磨小心放下天灵,抽出腰间的噬魂剑剥起雪熊皮来。

随着噬魂剑在雪熊皮肉之间快速的移动,厚厚的熊皮下发出连续不断的“嗤嗤”声。几个呼吸间,雪熊胸腹部的熊皮就被褪了下来。

一柱香的工夫之后,硕大无朋的雪雕便载着三人飞行在云层之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