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穿越之千古女帝第29章走出发喽

2020-01-24 18:5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29章 走,出发喽!

一段小插曲悄然而逝,君越和秦楼月随便吃了点东西,旋即就默默地从后门下了山。

山路倒也不是很难走,临近山脚处,君越握着噬血解决了两个小兵,与秦楼月换了个装束,易容了一下,成功地混进了那将两条山路围得严严实实的的几个大帐。

君越眼神很快地打量着周围的情况,粗略地估计了应该有一千多人,除了几个被捆在高台上的妇女儿童,来来的几乎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当然,忽略这空气中弥漫着的一阵阵肉香味和酒香味。事实上,这些酒囊饭袋在君越眼中,跟越家军比起来,根本什么都不是。

不过,既然这么差,也省的她耗费心思了。

“二秦,记住,我们今日来的任务,切勿打草惊蛇!”君越压低了声音,严肃地开口。

“大越,放心,我知道轻重的,不会乱来的!”秦楼月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表示完全同意。

就在两人顺利度过关卡,刚刚走入这四周的营帐之中时,一个小官模样的中年人颐指气使地对着这两个小兵开口道:“喂,你们现在才回来,探查但什么了没有?”

君越在心里努力地压下怒火,面子上拉着秦楼月的手臂弯腰极其讨好地开口:“大人,黑雾寨那些人根本不值得放在眼里,听到大军将至,都吓得不敢出来了。”

“就知道那些土匪们什么都不是,还不是遇到我们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好了,去后面吧,今天中午我们好好庆祝一下,晚上叶城主要亲自到来,赶快的,别耽误事情!”那个油腻的中年人穿着铠甲兴奋地摆了摆手,示意君越下去。

中年人拖拖拉拉地走之后,君越对着秦楼月眯了眯眼眸,鼻尖仍旧弥漫着浓郁的香味,邪邪一笑:“二秦,真的是老天都要相助我们喽!走吧,我们去凑凑热闹,顺便给即将到来的叶城主一个惊喜?”

“大越,这惊喜当然要给了!”秦楼月也是跃跃欲试的样子,顺着香味扑鼻的地方开始前进。

半刻钟以后,君越看着架着火柴大锅大锅的煮的肉和堆起来的一坛坛的烈酒,嘴角的笑意又浓厚了几分。

这一群傻帽,这个时候还如此大意,一丁点实战的经验都不曾有,凭着手里那些可以用来威胁的筹码,就敢如此猖狂,绝对是必败无疑!

“二秦,分头行动,你去打听一下那些人质关押的地方,切记,一定要小心不要露出马脚。”君越小声地开口。

秦楼月点点头,打包票开口道:“大越,你就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你放心!”

“那就半个时辰以后在这营帐外汇合。”君越嘱咐道。

“哎,知道了。”秦楼月点头,掩去了嘴角的笑意。

熙熙攘攘的嘈杂之声,秦楼月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就融入了进入,而君越打量了一下,很快地就将目光锁定在了那冒着热气的大锅肉上,装出了一副很热心的样子对着守在大锅周围的中年人开口道:“大哥,你在这里已经忙活的够久了,不如你休息会,小弟替你看会?”

中年人扔下了手上的大勺子,抹了一把汗水,像是看到了救星,连忙盛了几块大骨头,加入了那呼来喝去的士兵之中。

君越觉得自己今日碰到的人都是没脑子的家伙,这么无力的谎言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看起来,那个掌锅头的大叔也是生怕这肉被吃完了。

君越认命地掂起了那大勺子,在那翻滚的浓香的肉汤之中搅来搅去,指尖的白色粉末在那缭绕的蒸汽之中簌簌落下,很快地融入汤水之中。

烈火还在噼里啪啦地燃烧,君越在心里为这里所有吃的开怀的家伙默了个哀。

等到两个时辰以后你们品尝到泻药的魅力之时,恐怕就不会这么快活了吧?

既然敢吃她君越做的饭,那么就要好好享受了!

君越估摸着差不多了,又拿着勺子搅拌了一下,看着那些闻着香气而来的士兵,眼神的笑意更加浓厚。

“哎,你给我多加点肉!”拿着碗的小伙子拜托道。

“好嘞!”君越装模作样地为那个人盛了一大碗肉。

当然,盛个饭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然而,当君越抬头,看见这个小伙子身后排着的长队之后,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天知道,她怎么给自己找了一个这样吃力不讨好的活?

远处看着秦楼月在那一群喝酒吃肉的士兵之中兴冲冲地胡扯的身影落在被蒸汽弥漫了的君越的眼中,让她觉得这个世界顿时就不美好了,看来,她要想个方法先撤了。

虽然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可是干这活,还是有点太失格调了!

抬头,君越认命地又给眼前的人盛了一大碗肉汤,陪着笑容迎接下一个士兵的大碗。

再然后,就是君越一寸寸地将自己的牙齿给磨了一遍又一遍,在心里将这一群好吃的家伙给凌迟了个够。

终于在眼前的长队散去,大锅里的肉汤喝的连个渣都不剩之时,君越终于找了机会,溜出了这本来就不怎么严密的营帐。

夕阳下,秦楼月褪下那丑的可以的士兵服,笑嘻嘻地穿着火红的衣衫看着突然出现的君越,嫌弃地捂住了口鼻,嬉笑道:“大越,你怎么给弄成了这个模样?”

“二秦,看来这阳光给点,你就十分灿烂啊!”君越耸了耸肩,将藏在草丛的外衣给拿出,迅速地换下,然后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早就想打一顿的秦楼月。

“切,炖猪肉的大厨!”秦楼月秉承着不怕死的节奏,继续挑衅道,当然,在大营中,她看到了大越最狼狈的样子,现在不好好嘲笑一番,实在有点心痒难耐,反正她打听到了重要的消息,也不愁大越把她给剁了。

“呵,二秦,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不断地触碰本尊的底线呢?”君越气不打一处来,一步步地逼近得意洋洋的秦楼月,歪着头,墨色的眼眸中却是有些轻易不见的杀气。

“哎,大越,你不要生气了,我只是开了个玩笑!”秦楼月看着那一张下一刻就要将她剥皮抽筋拆分吃了的那一张脸,禁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心下开始后悔,当时就服软投降道:“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给我这个小透明计较了,还有啊,你要是不放过我,我就不告诉你我探听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哦,重要消息!”君越一把抓住了秦楼月的下巴,故作高深地点了点头,不甚感兴趣地开口道:“可是,本尊不感兴趣怎么办,本尊觉得还是先给你点教训会比较好?”

“大越,别别,我说还不行吗?”秦楼月挣扎了几下,发现周身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君越给死死禁锢,根本无处可逃,于是乎当即选择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大越,那些人质会在戌时由叶空带来,然后布防好对黑雾寨放出消息,说如果再不同意就一个时辰杀一个人,直到他们投降为止!”

“哦,这样啊,还真的是挺会算计的,不过吃了泻药的军队貌似不会有什么战斗力吧!”君越松开手,耸了耸肩膀,不屑地开口道,心情随着这个好消息竟然也变得好了些许,当然也不想再去计较秦楼月的戏谑。

“大越,你做到了!”秦楼月虽然猜到了,但是真正听到君越亲口承认,还是很为她们高兴,也自觉地将刚刚的不愉快给放在了后面。

“喏,二秦,现在回去将这一切给宋乔说一下吧,顺便告诉他们一定要按原计划行事,一切就看今夜了。”君越将眼神放在了天空中那火红的一抹云彩之上,淡淡地吩咐道。

“我回去?报信?”秦楼月失声惊呼,极其不乐意地反问道:“我回去报信,那你呢?”

敢情昨天她没有任务,是因为,她就是个跑腿的!!

这是不是有点太大材小用了?

“你回去报信,我瞅准机会抓住那个叶空喽。”君越打了个响指,这话说的竟然让秦楼月顿时无言以对。

“大越,我——”秦楼月觉得自己就是被算计的角色,完全无力反驳。

“怎么,二秦,你真的不去?”君越半威胁地一笑,那夕阳的余光洒在她的脸上,让秦楼月觉得顿时又多了几丝阴森感。

“哎,好了好了,我去还不成吗!”秦楼月妥协,身影却是跑的飞快,轻功明显增强,直接就在蜿蜒的山路上没有了踪影。

好汉不吃眼前亏,当然是先撤了!

君越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整理了一下这凌乱的服饰,环顾了一下四周,顿时也消散了身影。

……

上海徐浦医院孙卓君
北京市顺义区空港医院怎么样
安顺癫痫专业专科医院
河源男科专科医院
湖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