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绝世剑魔 第二百三十五章 酒肆见闻

2020-01-14 11:08: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魔 第二百三十五章 酒肆见闻

仙都镇不算小,却没有娼寮妓馆以及赌场这些比较偏灰色行业的行当,但茶寮酒肆什么的,却是很多的。江余进了一家名叫“吴记老酒”的酒肆之内,方才进去,就发现酒肆之内几乎坐满了人。都是各路仙门来的人,都到这里喝酒吃饭。在这里吃东西是免费的,因为天极剑宗早就预付过酒饭的钱了。

江余走进来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注意他,江余坐到了角落之中的一个桌旁。要了一坛酒和一些饭菜。趁着那伙计上菜的时候,问道:“天极剑宗的人,平时也来这边么?”

“来啊,他们都说小店的酒很好喝,客官试试就知道了!”那伙计一边在桌上摆菜一边说道。

江余还想问点什么,那伙计竟走了,因为店内实在太忙。江余无奈,心说算了,吃完这些再说了。他喝了一口酒,发觉那伙计果然没说谎,这酒虽是村酒,却爽滑润口,十分的好喝。此时江余方才明白,为何天极剑宗供应酒食,这些仙门的客人还都要来这里吃饭喝酒了。

江余低头吃东西喝酒,忽然邻桌两个人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天极剑宗我看也是徒有其名。说什么天下第一铸剑名门,我看都是扯淡的,”说话的人,是个穿着黑色底衫,披着半边兽皮的人,背后背着一把宽大的宝剑,他背对着江余,江余看不到他的面孔,但看他的头发和鬓边的长髯,也知道这家伙是个粗犷类型的。而坐在他对面的,则是一个白面书生模样的人,两个人的修为,都在灵溪境左右。

见那汉子说这样的话,那白面书生左右看看,低声道:“老兄可别乱说话,这里可是天极剑宗的地盘。”

“怕个鸟,我说的哪里不对么?”那粗犷的汉子不屑道。

“你没看之前堵门的那些人的下场么,天极剑宗出手也是挺狠的。若在这里闹事,恐怕落不得好去。”那白面书生小心的提醒道。

那粗犷的汉子听了,道:“我没想闹事,我只是就事论事。而且我要说的就是那人。”

“哦?”那白面书生有些不解。就听那汉子继续道:“那人已是沧海境的强者,而且看样子还是在这天极剑宗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可笑的是天极剑宗号称天下第一铸剑名门,一个沧海境的强者,竟然只背一把玄品的宝剑,真是寒酸的让人失望。”

听到这话,江余心念一动,他之前注意到了溶血剑,却没往这方面想。心说这汉子说的也没错,以今时今日周平的身份来说,一把玄品的武器,的确是寒酸了些。

“果然还是周平啊。”江余叹了一声,周平所以还用溶血剑的原因,他是清楚的。周平能拜巫炼为师,走上剑道通途,首先要感谢的,便是他江余。饮水思源,重情义的周平,自然不敢忘这份恩情。没有换掉溶血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江余感叹的同时,心说以周平的资质和坚毅的意志已经注定了他此生必是不凡,即便没有自己帮周平,周平今时今日的造诣,恐怕也不会差多少。毕竟他江余只是一个引路人,一个人的路能走多远,还是要看他自己。

那边粗犷的汉子刚说完不久,那白面书生一笑,道:“兄弟,你这样说可就大错特错了,那人恐怕只是个特例。你大概没注意到他身后的那些弟子,用的也是玄品的宝剑吧。”

那汉子闻言,不服道:“哼,说不定他们只会打造玄品的宝剑,那天字品的,说不准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弄出来的。”

白面书生摇摇头,左右看看,忽然对着窗外一指,道:“老兄,看看那边!”那粗犷汉子顺着那书生手指的方向看去,而江余也好奇顺着那书生所指看过去,就见酒肆外面有干农活回来的农夫从酒肆外经过。

“不就是个农夫,看你大惊小怪的。”那粗犷汉子不屑道。白面书生也不以为忤,耐心道:“老兄,你看看他手中的锄头再说!”

“锄头……”那粗犷汉子看着外面的那农夫手中的锄头,竟然呆住了,最后竟忍不住站了起来。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了。

见他如此,那书生得意一笑,道:“看到没有,一个农夫用的锄头都是用上好的赤红晶打造的。”

“妈了个巴子,这里的人是不是脑子都有问题?”那粗犷的汉子有点不能理解。

“什么问题?”那书生问道。

那汉子道:“赤红晶与黄金几乎等价,这一把锄头,拿到山外去卖,得到的钱,够他种一辈子地的!

那白面书生摇摇头,道:“老兄你的修心不行。所谓山水自在去,此生乐其中。人家已经习惯了这种自在的生活,便是你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而且,你没发现这里的人多数都会点功法么,人家才是地地道道的世外仙人,不求名与利,不求位封侯……”

“什么乱糟糟,酸溜溜的,你读书读傻了吧。”那汉子骂道。俨然他和那白面书生是熟识,若是陌生的,恐怕已经早已经打起来了。

那白面书生只是呵呵一笑,继续道:“一把锄头都可以拿赤红晶来打造,你再看这里的人用的工具,大部分可都是铸剑用的材料,而且品级都不低。且工艺精巧。虽然都不是剑,但从这里,你也看的出来,这天极剑宗的铸剑工艺,绝非浪得虚名而已。你我来这里,也不会白来的。”

……

听那二人聊天,江余差不多可以听出来,这二人既是修仙之人,也是铸剑之人,来这里除了参加锋炼大会以外,更是希望可以见识一下天极剑宗的铸剑之法如何精妙。

酒肆之内的人越来越多了,颇为的嘈杂。这些仙门中人,平时都是有气度的,但喝了酒以后,也难免会有些失态,于是酒肆之中就免不了有人大吵大嚷的。江余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便想着起身离去。就子啊站起来的刹那,忽然迎面白光一闪,竟是一只碗飞了过来。江余随手一抓,就将那碗按在了桌上,定睛一看,原来竟是有两个仙门中人吵起来了,这碗便是他们随手丢的。

听那两人吵架的话,似是马上就要大打出手,而这两个人似乎都有同伙,眼看着这楼酒肆里面就要爆发一场大型的殴斗。江余不禁皱眉,他心说这里要是砸烂了,以后就没地方喝酒了,自己可是要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的。想到这里,江余走到那吵架的二人中间,道:“你们两个若是想打架,出去打,不要在这里影响别人的酒兴!”

那两个仙门众人,兀自吵着,却见到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江余,他们都是一愣。其实这两个人吵架的原因很简单,无外乎就是你遍地我的门派,我反唇相讥而后逐渐升级,谁也不愿意让步,谁也下不来台。他们固然知道打架不太好,可是门派的面子更重要,尤其是在这种地方。

一见江余出现,那两个人先是一惊,而后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江余。二人之中那个黑面膛,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个子不高的家伙看着江余道:“你算哪根葱啊,也敢管老子的闲事?”

“就是,你他妈的算是干什么的!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么?”另外一个白净的,看年纪不过二十多岁。

这两个人修为都在灵溪境以上,他们二人虽然醉了,但是都清楚,如果他们两个动手的话,胜负不可知。斗嘴逐渐升级其实他们也怕,如今江余这个只有灵水境五重的人出现,他们正好有了台阶和出气口,便枪口一致对准了江余了。

那二人说话的时候,和他们同来的人,也都在看着江余,心说真是个倒霉鬼,而他们也想看看,江余决定如何收场。

那二人给脸不要脸,若是在旁的地方,江余恐怕早就直接出手,结果了二人的性命,可是现在这是天极剑宗门内,若杀了他们,对周平,或者苏羽儿,都会有影响,而且也会造成不小的轰动。但如果说放过他们,江余的性子又如何肯?

“我带你们醒醒酒去!”说完这话,江余双手一按,扣住了那二人的腕子,那二人的修为不差,本来想要挣脱,也是可能的。可是江余在抓住他们腕子的同时,使用自身灵气入侵那二人的经脉,双极剑心的灵气瞬间就遍走那二人全身,那二人立时觉得身体麻木,不受控制了。江余则拽起那二人,一纵而起,顺着窗户就跳了出去。

眼见同伙的人被人给抓走了,那些同来的人自然不能再坐视,纷纷各拉刀剑从酒肆的窗户中跳出来,追赶江余。可江余可是用了心绝的,速度快如疾风,他们如何追的上。他们只能顺着江余跑的方向,寻找踪迹。他们追了许久,终于在一条小河边停了下来,就见那捣乱的二人乐子大了,就见那两个人都被捆着浸在河里,只露个额头在外面。以他们的修为来说,就算在水下闭气个一天两天,都不是问题。但江余用了从玉冰尘那里学来的手法,封了他们的经脉,又把他们都捆了起来丢进河里。若不是后面有人跟来救他们,淹死他们都不是什么问题。如今这样虽然淹不死他们,但也足够他们喝一肚子水的。

不管他们的同伙如何救他们,此时的江余,正远远的看着,心说便宜那两个家伙了。江余正打算回去看看瑶心,忽然发觉身后似是有人,他刚过身,就听得身后有女声道:“你怎么敢在这里捣乱?”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好吗
长春银屑病最好的医院
青岛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海口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