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马尔克斯巨作族长嘚秋天狆译本面世

2019-10-09 23:20: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止庵、陈众议在活动现场

  在《百年孤独》中文简体版正式出版三周年之际,已故诺奖得主、世界文学大师加西亚马尔克斯生前创作的另一部魔幻现实主义巨作《族长的秋天》中文简体版本周首次正式面世。在哥伦比亚驻华大使馆举行的《族长的秋天》新书首发式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着名西语专家陈众议和学者止庵,为现场读者推介了这部与《百年孤独》齐名却鲜为中国读者熟知的伟大作品。

  《百年孤独》面世八年后,马尔克斯的另一部魔幻现实主义巨作《族长的秋天》横空出世。由于以上两部为代表的长篇小说深深置根于拉丁美洲的历史和现实,世界文坛为之震惊。正如马尔克斯生前所说,“如果同意《百年孤独》是对拉丁美洲历史的象征性概括这个说法,那它就是一部不完全的历史,因为它缺乏关于权力问题的思考。这便是《族长的秋天》的主题。”

  马尔克斯生前回忆到,“这是我很久以来唯一想写而未能写的书。这是一本忏悔的书。也是一个作家的独白。他的孤独酷似文学中表现的孤独。每一版我都要修改、补充、重写。这是一部写不完的作品。《族长的秋天》的主人公,那个独裁者,他是一个人的感受,一个人理解,既脱离了世界,也脱离了自我,对自己都感到陌生,他害怕一个人睡觉,在他身上起支配作用的是失落感。他感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更孤独的人了。他孤独地一个人留在代表他的权力的那个凄凉的住所里。”小说写尽了这位族长对权力的痴迷,对同道的背叛,对女人的渴求,对爱情的绝望,对生命的残害,对现实的逃避,以及对孤独的恐惧。

  此前有评论家曾将《百年孤独》与《族长的秋天》进行了如下对比,《百年孤独》犹如一幅历史画卷,恢宏写意,大开大阖;而《族长的秋天》更像毕加索、达利等现代派画家的超现实画作,其色彩浓郁、线条夸张、空间扭曲,视觉冲击力极强。

  《族长的秋天》中恣意的想象、奔放的行文,如交响乐的旋律般纵情流淌。马尔克斯曾回忆道:“我在写《族长的秋天》时,听了很多音乐,各式各样的,尤其是古典音乐。这本书是我所有作品中写得最困难的一本,前后用了七年时间。当时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两点能写出十一二行字我就心满意足了。除此之外,在我创作生涯中这本书还有一层意义,那就是走出《百年孤独》。我写完《百年孤独》,心血也耗尽了,我得忍受来自各方面的意见。朋友们和读者们则盯着我说,行了,看你写完《百年孤独》后,还能拿出什么东西来?好,我就拿出了《族长的秋天》。我紧紧抓住了这本书,同时听了很多音乐。书出版后,我家里来了两位知识渊博的音乐家,他们用一堆图表曲线和复杂的分析,论证出《族长的秋天》一书的结构与匈牙利作曲家贝拉巴尔托克的第三部钢琴协奏曲的结构完全一致。我从未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而且这本书与他们阐述的音乐理论毫无关系。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在我写作《族长的秋天》期间,我最经常听的确是贝拉巴尔托克奇妙的第三钢琴协奏曲。”

  当年《百年孤独》在中国文学爱好者中可谓尽人皆知,但《族长的秋天》这部巨作为何鲜为中国读者甚至作家所熟知呢?据出版方介绍,在中国加入世界版权公约之前,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便有多种中译本在坊间流传,而《族长的秋天》在当时只有一种中译节本,且印数极少,所以几乎没有进入中国读者的视野,就连许多作家都未曾读到。马尔克斯生前也曾表示:“如果有一天,当没有人记得《百年孤独》中的奥雷里亚诺是一个人还是一条街的时候,《族长的秋天》将使我免于被遗忘”。

  另据出版方透露,“加西亚马尔克斯于今年4月病逝,所有的作品都已成绝响。2011年5月他的《百年孤独》中文简体版正式面世,三年以来,《百年孤独》中译本始终高踞中国畅销书排行榜前列,截至目前为止,该书累计销量已突破300万册。一部严肃、经典的纯文学作品取得如此佳绩,亦如它被正式引进中国一样,完全可以载入中国出版史册。”

NBA
脑筋急转弯
旅游快讯
分享到: